<thead id="fpbpz"><b id="fpbpz"><i id="fpbpz"></i></b></thead>

    <code id="fpbpz"></code>

  1. <code id="fpbpz"><object id="fpbpz"></object></code>
    <output id="fpbpz"></output>
    <var id="fpbpz"></var>

    <acronym id="fpbpz"><pre id="fpbpz"><meter id="fpbpz"></meter></pre></acronym>
  2. <listing id="fpbpz"><i id="fpbpz"></i></listing><output id="fpbpz"><pre id="fpbpz"></pre></output>
      <input id="fpbpz"><object id="fpbpz"><noscript id="fpbpz"></noscript></object></input>

      <listing id="fpbpz"><object id="fpbpz"></object></listing>

      
      

      1. <th id="fpbpz"></th>

          首頁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強勢人民幣能持續多久?
          時間:2017-08-03
          更多

          年初以來數據表明,人民幣穩健的走勢大大超乎市場預期。特朗普新政面臨很多新的不確定因素,美元指數大跌,本周人民幣中間價低開90個基點,報6.7283元/美元,而周一即期市場收于6.7290元/美元,創去年10月中以來新高。今年前七個月,美元指數下跌了8.8%,而外匯交易中心人民幣指數從五月低點反彈了0.63%,總共只貶了2.2%。截至7月底,人民幣對美元升值了3.3%,與去年創紀錄6.5%的貶幅以及年初較為濃烈的貶值預期形成鮮明對比。

          那么,人民幣后市如何?中國宏觀基本面是否已變得有利于人民幣幣值穩定?人民幣會還會面臨更大的升值壓力嗎?

          經濟基本面可能變得更加有利于人民幣。上半年,中國GDP同比增長6.9%,形勢好于預期。同期,CPI上升1.4%、PPI增長6.6%,通貨膨脹風險依然較低。而且,去產能政策疊加周期改善使企業盈利強勢恢復,企業部門資產負債表得以修復。上半年22%的工業企業利率增長,是與2016年的8.5%和2015年的-2.3%截然不同的。雖然環比有所放緩,最新的PMI數據仍然顯示了較為穩健的生產和需求動能。下半年,基建和制造業投資有望保持穩健。盡管近期銷售放緩引發諸多關注,但房地產投資有望繼續顯示它的韌勁。同時,我們預期消費仍將保持強勢。雖然中美貿易不確定性增加,我們在沒有貿易戰的基準情形下仍對總體貿易形勢保持樂觀——當然,進口可能更強一些,使得凈出口對GDP增長的直接貢獻仍然為負。總體看,周期改善的速度可能放緩(尤其若以受基數效應影響的同比增速衡量),但是勢頭應不會改變。我們近期上調全年GDP增速預測至6.8%,相信中國今年有望在2010年以來連續六年下降之后迎來首次全年GDP增速上升。

          政策環境有望更加平穩。我們相信監管收緊的高峰已經過去,或在下半年迎來適當的緩解。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后,所有監管機構都表態要在新成立的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加強監管協調。這有利于避免無序去杠桿帶來金融不穩定以及風險溢價抬升的情況。人民銀行強調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從六月中以來強化了公開市場操作,并在七月份進一步加強。七月,央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和中期借貸便利共投放流動性4730億元(而六月僅為1070億元)以平滑季節性因素對流動性條件的影響。若無明顯通脹壓力,央行收緊貨幣政策的空間應該有限。在“十九大”之前,監管機構應會盡力保持金融市場的穩定運行。

          貶值預期可能緩解,甚至出現升值傾向的回歸。在連續五個月升值之后,人民幣升值預期可能隨著國際收支數據的改善而開始出現。在資本賬戶下,對于資本外流的監管依然存在,近期尤其關注海外并購項目,而資本市場對外開放以鼓勵流入的努力還在持續。隨著對企業海外債券融資監管的放松,中國外債總量重回增長,或是外債償付周期見底的信號。我們的監測顯示資本凈流出已從一月741億美元的高位回落至七月的280億美元。銀行代客結售匯也更加趨于平衡。在經常賬戶下,中國貨物貿易盈余依然可觀,上半年為1880億美元,而且相當一部分出口收益仍以美元存款形勢持有。往前看,鑒于中國與其他經濟體之間顯著的利差,出口企業可能會將更多的美元轉為人民幣。相應地,中國接近8000億美元的外幣存款可能出現下降。此外,央行近期在人民幣中間價形成機制中引入了“逆周期”調整因子,可以更有效地平抑單邊貶值預期,實現外匯供求平衡。這些催化因素可能促使市場在未來五個月中繼續修正人民幣預期,尤其如果美元延續當前疲弱的形勢。

          總體來看,這些因素意味著人民幣有望保持穩定,甚至面臨一定的升值壓力。我們預期人民幣兌美元年底之前在6.7至6.9的區間內波動。從時間上看,人民幣在11月中之前可能表現出較強的動能以及更多的升值傾向,而在年底可能有所走軟。

          當然,一些外部事件可能對人民幣市場造成干擾。例如,中美關于鋼鐵貿易的分歧使得雙邊經貿對話陷入停滯,給雙邊貿易形勢蒙上了陰影。如果中國不能如期把控朝鮮半島形勢,這可能給中美關系帶來不確定性。而接近年底,美聯儲加息以及關于明年初個人購匯的潛在擔心也可能使得市場情緒受到壓制。雖然對于人民幣走強是否可持續存在各種懷疑,但我們預計年底之前它是有較為有利的宏觀基本面和在岸離岸利差支撐。但這種匯率的穩定也得利于對資本外流的管制,而管制的沿續也跟資本流動的平衡有關。我們認為如資本凈流入轉正,外匯儲備持續上升,人民幣升值壓力加大,資本流出的管制也會逐漸放松。這樣一來,人民幣在明年也會增加波動,短期震蕩貶值不可避免。“十九大”之后,中國經濟改革的政治意愿加強,改革路徑變得更加清晰,再加上中國資本市場更加開放,人民幣中長期依然是個升值貨幣。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作者分別為花旗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和高級經濟學家。)



              免責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合作媒體或第三方,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東航金融及其關聯公司, 其董事或員工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如對任何因信賴或參考本文章內容所導致的損失, 概不負責。

          最新北京pk10计划软件